性8精读因为用心所以动听mp3,密桃花成熟时2

第十二届生活禅夏令营日记

要记录下生活禅的精髓内容是不可能的。我只想通过这些文字,让那些已经参加过夏令营的朋友重温一遍美好的回忆,让那些还没机会参加夏令营的朋友,对夏令营有一个感性的认识,或许能因此促成他们的善缘,那么我的努力也算是有价值的了。


生活禅夏令营日记

7月18日 星期日 小雨转晴


凌晨4点半,在钟声中醒来,随众一起到万佛楼上早课,声声佛号,句句经音,一同流注心底,道场如此清净庄严,内心也自然清净庄严了许多。


今天是生活禅夏令营营员正式开始报到的日子,当然,也有许多提前到来做义工的营员,我是16日来的,在义工里面已经是最晚的了。报到的营员自有专人接待,我没什么具体工作。早饭后干了点杂活,然后和**师兄去打扫厕所,一起的还有两个刚刚报到的新营员。**师兄是**大学的在读博士生,不知让博士打扫厕所算不算浪费人才,哈哈!反正也没人逼他去干,而是他先主动提出来的,并拉上了我。上午我们共打扫了四个厕所,成就蛮大的。 


中午休息了一会儿,午睡醒来时已经两点半,呆了近一个小时没找到事情做,然后又到斋堂里忙得团团转,搬桌子,摆椅子。劳动很累,但每个人都很快乐。


晚上7点钟,夏令营组织活动,共分观音殿和文殊阁两组,观音殿前的一组是学唱佛教歌曲和座谈,文殊阁里的一组是坐禅和座谈,我参加的是前一组。我们学唱了《寒山僧踪》和《六字吉祥颂》两首歌曲,教唱的女孩米米是"佛教在线"网站《佛音大家唱》栏目的主持人,她的歌声优美、纯净,仿佛一泓清水洗濯着我心灵的尘垢,又有落泪的冲动了,急忙使劲抑制住。学完歌后,大家随意分成几个小组,每个小组里都有一位法师和大家座谈。座谈时气氛很活跃,法师都很平和亲切,大家争相提问题,发表自己的看法,直到寺里就寝的钟声响过,大家才散开,各自返回宿舍。

7月19日 星期一 晴


早课已略有些熟悉,但仍然随不上法师们熟练而快速的诵经声,一些唱腔也学不好,但比第一天刚上早课时应该说还是有进步的。


上午8点半,柏林禅寺代理住持明海大和尚在文殊阁给营员开示。大和尚要求大家把参加夏令营当作云游僧人挂单,通过夏令营锻炼自己独立、坚强的大丈夫气概,从而使自己不随境转,获得自在。大和尚还介绍了柏林禅寺的历史和夏令营的发展情况,然后回答了大家的问题。大家提问的内容很丰富,从佛教在当代社会的意义和作用,到如何消除当代人对传统文化的隔膜,问题都有一定的文化内涵和现实意义。大和尚知识渊博、平和幽默,言语中世间法出世间法圆融无碍,庄严亲切中透出浓浓的摄受力,显示了一个年轻的佛门龙象的风范。句句珠玑印在了每个营员的心中,增长了善缘,开启了智慧。 


下午常照法师讲解早晚课诵仪轨,法师讲解得深入浅出,大家时而报以热烈的掌声。夏令营的营员们基本上也到齐了,今年原计划只招300人的,但由于报名的人太多,负责录取的明影师父也是慈悲心切,结果是一扩再扩,成了现在的500多人,即使这样还有许多人没能如愿呢。一个同学告诉我,他们同学报名的有70多人,结果来了的只有30多个。500多人,大部分都是在校大学生,读博读研的也不少,也有参加了工作的(比如本人,站在他们中间,一个感觉,老了!),还有10多个儿童,可爱得不得了!


晚上,负责夏令营工作的明奘法师组织大家在万佛楼前开展活动。奘师用非常活泼有趣的方式,组织大家一认二、二认四、四认八,互相认识并组成一组,然后每组再加入一个协调员。小组成立后,给大家分配工作,奘师刚一说出工作,立刻有好几组的协调员跑上前去抢,像行堂(打饭菜)、刷碗、打扫厕所等累或脏的活都是稍迟一步就抢不到,我们组分到的是打扫万佛楼的工作。也许有人会问,打饭菜和刷碗也算累活吗,开玩笑,算上常住和居士将近1000人哪,每人两个碗,你算算,何况正是三伏天!活动结束时已经10点多,寺里就寝的钟声早已响过。

7月20日 星期二 阵雨


按时早课、过堂。与前几天不同的是,今天我是以一个协调员的身份,引领其他10名营员有秩序地一同参加这些事情,多了一份责任感。


上午集合后,大缘法师详细讲解了过堂的注意事项。从进门、坐下、供养、用斋到离开,细致到进门先迈哪条腿,吃饭先拿哪只碗。窥一斑而知全豹,僧人的三千威仪、八万细行,令人敬仰。当我们用心按这些看似苛刻的规矩去做时,内心的清净庄严就很自然地现前了。佛法在世间,不离世间觉,这看似简单的一粥一饭中体现的不正是佛法的戒定慧吗?


9点钟夏令营开营式开始。一些地方领导和夏令营指导老师、护法居士等参加了开营式。在夏令营指导老师许金声教授讲话时,开始下小雨。雨越下越密,但是包括明海大和尚和省市领导在内的人都没有动,也没有打伞,一起陪着营员挨淋,只找了两把阳伞保护录像及网络直播等贵重器材。500多名营员坐在那里,没有人乱动,也没有人发出嘈杂的声音,营员代表讲话、宣读誓词等活动仍有条不紊地进行。雨在宣读誓词时变小,誓词宣读完毕雨停了,似乎是观音菩萨为洗去我们身心的尘垢而特意洒下这甘露净水,也似乎是佛菩萨给所有营员制造的一个小小的考验。雨下得正好,每个人的衣服半湿,再小起不到考验的效果,再大恐怕就有人会得感冒或者会议无法继续了。


明海大和尚进行开示,明确了夏令营的主题"安住于责任与义务中",并引用了净慧老和尚法语"在尽责中求满足,在义务中求心安,在奉献中求幸福,在无我中求进取,在生活中透禅机,在保任中求解?quot;,指出正信的佛教徒要有开放的心态、担当的勇气,在觉悟中奉献,在奉献中觉悟,号召大家修行菩萨道,践履生活禅,做滚滚红尘中的大丈夫。

最后营员代表接过营旗,仪式在优美的《六字吉祥颂》佛曲中结束。


下午是明海大和尚主持的禅坐训练,第一次5分钟,第二次15分钟。我第一次用单盘,当然不会觉得疼痛,毕竟练习打坐已经有半年时间了。第二次试着用双盘,可只坚持了10多分钟就忍受不了了,呲牙咧嘴地把腿放了下来,即使这样也算是有了进步,我的双盘是前天晚上才偶然间盘上去的。其间大和尚针对学员们的提问做了详尽的回答,他的语气始终是那样亲切、平和。 


晚上,许金声教授给我们讲《禅是认识自我的艺术》,这是夏令营的第一堂讲座。

7月21日 星期三 晴


上早课,早斋,然后我们组和其他几个组的营员一起打扫万佛楼卫生。万佛楼巍峨庄严,大殿中央供着五方佛,一楼二楼墙壁佛龛里还供着一万尊小佛像,好象是五方佛各有两千尊,一进门,人的恭敬心自然就生起来了。


上午是讲座时间,北京"荷塘月色"素餐厅总经理夏泽红居士做报告《生活与修行》,明影师父主持,两人一问一答。夏居士亲切、真诚,言谈举止中看不出一点儿商人气。她87年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国家机关工作,但她不满足于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纸的状态,不满足于生活安逸心灵却无法安住的状态,离职四处闯荡。参加了第一届生活禅夏令营后,感受到?quot;精进、奉献、普度众生"的佛教精神。后来惨淡经营,开办了荷塘月色素餐厅。她将佛法融入生活之中,融入经营之中, 把高远的利益与平淡琐碎的生活统一起来,使素餐厅成为一个弘法利生的道场。从她的身上,我看到了一个修行者真诚、勤勉、敬业、勇猛无畏的精神,这四个特点是明海大和尚概括的。


下午是道智法师主持的专注力训练,数呼吸、数佛号,在庄严的万佛楼里,有佛菩萨和护法天神的加持,心里自然清净得很。

7月22日 星期四 晴 

早课,早斋,打扫我们负责的卫生区。


上午禅坐进行觉知力训练,我们一边听着明奘师父催眠式的引导,一边按要求做着各种动作,平静而又清醒,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在自己的觉照之下,别有一番意趣。讨论时许多营员都谈了自己独特的感受,而我这颗躁动得太久的心,这时只感到平静、喜悦,反而说不出什么了。


下午是河北慈善功德会与我们营员的心灵互动活动。贫困孩子生活的艰难和他们在逆境中的自强不息让我感动,慈善会的各位法师、居士的菩萨行让我敬佩,明海大和尚开示时引用妙善老和尚临终?quot;勿忘世上苦人多"让我产生了强烈的共鸣。作为一名佛子,我认为每个人都应当把慈善行为当作一个终生的事业坚持下去的,哪怕自己只是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吧,也要努力去发出自己的光。


晚上是分组夜谈,我们几个组和明奘师父等几位法师分在一起,营员们提的问题有了一些深度,奘师的开示更是精彩,掌声笑声不断。

7月23日 星期五 晴

早课,早斋,打扫卫生区。


上午是慧禅法师的讲座《艺术、人生与禅》。慧禅法师俗名史国良,出家前是个有名的画家,现在是一个很有成就的画僧。我对绘画是外行,但我知道,在中国,几乎所有的传统艺术中都能找到佛教徒的身影,琴、棋、书、画、诗,佛教思想与中国的传统文化、思想、艺术相互渗透、相互滋养,这些谈来就是学术论文的范畴了,且不去管它。单单李太白的一首《听蜀僧弹琴》 

"蜀僧抱绿绮,西下峨眉峰。

为我一挥手,如听万壑松。

客心洗流水,馀响入霜钟。

不觉碧山暮,秋云暗几重"


那种超然、悠然的境界就足以令人神往不已了。也许,只有这样的演奏者,只有这样的聆听者,才会有这样美的意境,才会有这样好的诗吧。


下午进行禅坐耐力训练,由明影师主持,影师要求大家按照他介绍的方法观"我"观"心"。可是这几天太累,觉睡得少,天气又燥热难当(当然这些都是我为自己找的理由),一上座先是打瞌睡,然后全身淌汗,腿也越来越疼,半个小时的禅坐真的成了耐力训练了,什么也观不成。


说到累,实在说这些日子累得可不轻,尤其是两条腿,禅坐要盘,听课也要盘着,膝盖和胯骨又酸又疼。虽然夏令营的活动安排是考虑了有张有弛的原则的,而且所有活动都没人督促,大可以在宿舍睡懒觉,但是睡懒觉可太对不起自己了,我可是逢活动必参加的。早晨四点多起床,晚九点半就寝,却常常是十点半了,还围在某个师父身边问个没完,11点钟能睡着就不错了。不但夏令营活动要参加,一些必要的劳动也不能少,谁让自己是义工呢,而且在这个地方,真的像自己家里似的,有活大家都抢着干,脑袋里好像都没有偷懒这个概念了。结果是每次刚躺在床上和每天早晨醒来的那两个5分钟,腰酸腿疼得真想睡上三天再说,可是想归想,早晨该上殿诵经了的时候,又是精神抖擞了,晚上更好说,疼过那5分钟就睡着了。


7月24日 星期六 晴


上午是冯学成居士的讲座《当代青年的文化使命》,由明海大和尚主持,采取的仍是一问一答的形式。冯居士是四川人,只上到高一,曾在文革中坐牢8年,却通过刻苦自学,出版了多部著作,在传统文化的研究推广方面取得了突出成就。冯居士用他的亲身经历告诉了大家应该如何正确对待逆境,告诉了大家一个人具有多大的潜能。他和大和尚探讨儒释道三家的关系,探讨中国文化的走向和当代青年所担负的文化使命,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历程划出了一条清晰的脉络。如果不是大和尚特殊的着装,人们也许会把这堂课当做某座大学里的学术研讨会吧,当然,夏令营的许多报告,单从学术价值上讲,其层次也不亚于某些大学讲座(个人观点)。


下午,净慧老和尚的瑞典弟子明契法师讲解《关于生死的讨论》,主题是通过观察本来无我,解脱对死的恐惧。营员中有一个女生英语和佛学基础都非常好,她不时帮助翻译(好像也是一个营员)翻译出比较艰深的佛学术语。这些天来,我早已知道这些法师和营员当中藏龙卧虎,对此也不觉得算是稀罕事了。4点钟,举行了三皈五戒仪式,大概有一多半的营员参加了皈依仪式,发誓依教奉行,自觉觉他。仪式简单而又庄重,这短短的一个多小时,也许会成为许多人生命的转折点,真替大家感到由衷的高兴(我此前已经皈依,这次参加是随喜)。


晚上举办《禅悦钟声联欢会》,营员们各展所长,诗朗诵、古筝、二胡、电子琴,外国歌曲,精彩纷呈。我觉得参加夏令营的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,这里的所有人所有事都可以改变许多人对佛教徒的误解,禅文化可以如此活泼、如此圆融,充满了勃勃生机。晚会期间,出现了一个精彩的花絮,有人要求前来请老和尚剃度的国际友人明宝法师(按说没剃度应该不能叫法师的,可是大家就是这样称呼的,暂且随众)自我介绍,可是下午那个做翻译的营员没有出现,其他人也没人应声,主持人明奘法师竟然请了明海大和尚做翻译。明宝法师一句句述说着,大和尚一句句翻译着。眼前仿佛又浮现出当年那个北大才子朦胧的身影,十多年了,不知大和尚的心里还留有多少前尘旧梦?突然就想起那在我年少时就感觉那样崇敬那样亲近的弘一法师来了,不知为什么。


7月25日 星期日 晴

"赵州八十犹行脚,只为心头未悄然。

及至归来无一事,始知空费草鞋钱。"


上午,唱着这首《生活禅曲》,我们夏令营的营员走出了清幽祥和的柏林禅寺,走入身边近在咫尺却似远在天边的人群和闹市,体验当年僧人们的云水生涯。街上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我们近700人行走其间,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--一面挥舞着爱与和平的旗帜。真的,就是这样,做滚滚红尘中的一朵清莲,宠辱不惊,无怨无悔!到赵州桥后,大和尚进行了精彩的开示,尤其是讲到了赵州禅?quot;度驴度马"的公案。化身为桥,利乐有情,正是我们每个佛教徒所要奉行的大乘菩萨精神。我在赵州桥边和大和尚照了张合影,合掌恭敬站在慈悲、平静(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忧郁,这种感觉好奇怪啊)的师父身边,那一刻内心的庄严平静,如映着天光云影的赵州河水。


下午是李明华居士的佛学讲座《学佛者的人生态度》,他是一个博士生导师,却非常谦虚真诚,毫不避讳自己的不足,这就是修持的真实利益吧,不谈玄说妙,只是踏踏实实去做,自然众人爱敬,龙天欢喜。


晚上是隆重的传灯法会。营员们和法师们一起在万佛楼忏悔发愿后,点燃了各自面前的一盏盏莲灯。这莲灯就是我们的心灯,佛陀点燃了它,历代高僧大德用身命延续着他,现在它传递到了我们的手里。护持好自己的心灯,去引燃他人的心灯,当所有的灯都亮起来后,这个世界将是一片光明!


明奘师父代大家念完共同的发愿文后,所有人都进入了神圣的静默阶段。700多人的大殿前没有一个人说话,只有一盏盏莲灯摇曳着光芒。端坐,起立,前行,一切都静默而有序地进行着,一盏灯灭了,马上就有人静静地帮他(她)点燃。所有的灯都供养到了祖师塔下,成为一片灯的河,灯的海,这灯,赵州禅师看到了,诸佛菩萨看到了,所有召唤幸福与安乐的生命,我相信,也都看到了。

7月26日 星期一 阴有小雨


上午由明海大和尚为大家讲解《善生经》。大和尚指出《善生经》是人天乘教法,佛教传入中国后,以中国原有的儒家文化为基础,形成了中国特色的大乘佛教。可现代人缺少必备的儒家文化基础,如果只钻研大乘经典,不易得力,必须先打好人天乘基础,也就是先学会如何做人,再学如何做佛,而这部经就是一部操作性很强的指导如何做人的经典(原话大意,如有引用错谬或断章取义处,因果我负)。大和尚的讲解既语重心长,又保持了原有的生动活泼的点,尤其是讲到应该如何处理夫妻关系时,不时引起营员们一阵阵会意的笑声和热烈的掌声。 


下午是闭营式,7天的夏令营生活结束了。相信有许多人都和我一样恋恋不舍,佛法难闻,明师难寻,善友难逢,而这一切在这里都得到了。正如一个营员发言时说的那样,这不是结束,而只是一个开始,许多人将以一个经过洗礼的新的自我走向人生的新旅程。一个男营员站起来说的第一句话是,"明年的夏令营我不来了"。我心里一惊,谁惹着这哥们了?在这个时候发起脾气来了,许多营员也都把诧异的目光投向了他。他解释说,因为自己参加夏令营感到收益太大了,在这里学到的东西足够一生的受用,他想到还有那么多人没有机会来参加,所以决定明年自己不来而把这宝贵的机会留给那些人,那些人更加需要这个机会!他的话同样赢得了热烈的掌声,这就是真正的收益啊,这就是进步。赞叹是赞叹,我可没这位师兄的境界,以后的夏令营只要条件允许,我是挤破了头也要来的,这是我的家啊。一个女营员在发言时流泪了,这泪水是留恋,是感恩,是日后滚滚红尘中的一次次回眸眺望! 


巍巍赵州塔,苍苍柏树林,梵呗钟音,金殿回廊,一次次欢乐的聚会,一张张亲切的面孔,夏令营里所有的故事,都将印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。

净莲花作